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持续推进与国际金融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
  近期金融领域进一步改革发展,还有很大空间大有作为。要探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例如,可不断优化“沪港通”机制,在“沪港通”基础上,探索上交所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主要交易所的联通机制,与沿线重点交易所建立监管协调机制,加强信息互换,监管互认。上海期货交易所则可通过引进境外投资者来推动现有品种和规则制度的国际化,并积极探索走出去路径,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务实合作。上海期货交易所近期可主攻原油期货和20号胶产品的对外开放,其他各类产品也应逐步对外开放。建议中债登持续打造人民币债券跨境结算中心,持续推进与国际金融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为国际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以及境内投资者参与国际市场提供安全、高效、领先的解决方案。
 
  借助自贸区“先行先试”优势,推动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如可在自贸区内设立上交所的控股公司,实现控股公司在证券交易、衍生品交易和交易后相关业务领域的全业务链发展。在交易所的自贸区控股公司业务中,一方面,要吸引国外公司的股票前来挂牌交易,允许境外投资者投资在控股公司挂牌交易的境内股票,实现二级市场的“请进来”与“走出去”,并与自贸区试验相结合,逐步推动股票市场的对外开放;另一方面,要不断丰富衍生品合约种类,完善投资者投资避险工具。另外,对于在自贸区注册的外资优质企业,可考虑允许其在上交所上市。但需注意的是,这些外资企业上市筹资的资金,要与自由贸易账户(FT账户)的监管相结合,要保证所筹资金运用到与我国境内业务有关的领域,防止把所筹资金转移出去,对人民币市场造成不利冲击。
 
  要加大外汇市场对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的开放力度。银行间市场虽然初步实现了各子市场、各产品全方位、多层次的开放,使外汇市场成为更多类型机构实现资源配置和管理市场风险的重要渠道,但开放方面还有很大潜力,要进一步吸引境外机构参与银行间市场。一方面要增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深化“硬件”建设,完善“债券通”,继续推进债券市场、外汇市场等的开放,对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不断扩大开放力度;另一方面,要在营销、服务、便利性等开放的“软件”领域深挖潜力,进一步提升市场主体在更大空间配置资产的便利性。
 
  同时,要大力支持境内市场组织者走出去参与离岸竞争。人民币正式加入SDR之后,一定程度上已成为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中国的人民币相关市场也是全球金融市场的有机组成部分。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统计,离岸人民币市场外汇交易的规模已超过在岸市场,不仅对人民币定价权构成一定挑战,也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比较优势带来冲击。应支持境内金融机构和金融基础设施走出去,在离岸金融中心设立分支机构或业务中心,或通过并购持有境外业务平台,实现人民币全天候交易和境内外人民币交易协调发展。这有利于提高中资金融机构和金融基础设施在全球人民币交易市场的竞争力、影响力和主导权,也有利于上海夯实全球范围内以人民币为特色的交易和定价中心地位。
 
(责任编辑:admin)